旧贴:庇隆和庇隆主义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庇隆和庇隆主义突然想写一篇关于庇隆先生的文章, 动机是和一位网友讨论。那次讨论无法结束, 心里的很多想法都说不出来, 所以就想着做这篇文章, 就全部说出来了。胡安·多明戈·庇隆无疑是阿根廷历史上的关键人物。虽然他早已去异世界陪伴英年早逝的美人, 但他对阿根廷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未来, 这种影响将继续存在。许多阿根廷人, 尤其是普通劳动者, 仍将庇隆视为“劫富济贫”的英雄, 表达对他的怀念;而其他人则说他是暴君, 独裁者, 是埋葬他的人。种下了导致今天阿根廷经济崩溃的种子。一个人怎么能得到如此不同的评价呢?庇隆时代的阿根廷是什么样的?这可能现在值得了解。成长 庇隆 1895 年 10 月 8 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成长于动荡的 20 世纪初期, 我们可以这样形容那个时代:人类走过了十九世纪的辉煌世纪, 正在寻求新的理想;旧模式正在被打破, 世界正在重新划分。恰逢其时, 庇隆选择了当兵, 从军校开始了他动荡的生活。直到40岁, 庇隆先生的生活基本上是平静的, 远离各种纷争的南美洲, 并不是一个军人理想的舞台。转折点出现在 1939 年初, 当时他被派往意大利进行军事“进修”(我想必大家都知道当时阿根廷的立场是什么, 为什么墨索里尼时代的庇隆有幸被派往意大利)。很快, 二战开始了, 一幅气势磅礴、惊心动魄的画面展现在这位失意的中年士兵面前。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政治、经济、社会学的书籍, 但他并不满足;他打开窗户, 外面是法西斯表演, 人群在为墨索里尼欢呼, 民族主义已经沸腾到了最高点。还不满足, 他出去看了看整个欧洲。他向东看, 看到了斯大林的苏联;他向西看,

看到了美国和西欧。巨人在战斗, 人们在流血, 大地颤抖, 天空苍白。但他想了很久。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两年后他只是对一位密友说:“我会做墨索里尼做过的事, 但不会重蹈覆辙。”结束他的欧洲巡演, 庇隆回到阿根廷, 他计划的阶段。此时, 世界变迁的余波已经波及到这片此前几乎与世隔绝的大陆, 人们渴望打破旧有的平衡, 曾经的亲纳粹政权正在瓦解。以欧洲军官为主, 一个号称顺从民意的反叛组织悄然成立, 1943年6月5日, 卡斯蒂略政府轻松被推翻, 国会解散, 新政权成立。不久之后, 渴望权力的政变战士开始互相残杀, 他们不知道——除了庇隆本人——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正确的方法是什么。他们想效仿希特勒的德国, 但表面上声称政变是为了维护宪法和恢复公民道德。新政府内部矛盾愈演愈烈, 政变主谋相互厮杀,

而聪明的庇隆却在稳步巩固自己的权力。他做了连墨索里尼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包括他的劳动和社会保障。主任的便利控制了阿根廷各地的工人。他想在阿根廷建造自己的宫殿, 此时他已经奠定了基础, 并且在他成为总统之前很久就取得了胜利。庇隆深知人民的力量, 并将其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以“社会正义”的名义向公众宣扬自己的理念, 承诺给予人民应有的利益和权力, 群众为他喝彩, 欢呼声传遍阿根廷。人们开始视他为救世主, 他觉得实现自己理想的时刻已经到来。于是, 他和拿破仑一样, 迫不及待地从总统手中抢过王冠, 戴在了自己的头上。在这个过程中, 他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因为人们已经将他视为阿根廷国王。
       掌权 既然庇隆先生已经登上了权力的顶峰, 他就可以去一一实现他的计划了。他想成为阿根廷人民的救世主, 而不仅仅是空谈。他出身于动荡的中产阶级, 所以他了解民众的困境;他美丽的妻子出身于社会底层, 所以他同情人民的困境。他要借助手中的力量, 为百姓施恩, 回报报告他们的支持并履行他们的承诺。他的做法直截了当, 重新分配社会资产——不断给“赤膊”(一般指当时的普通阿根廷人)加薪, 这也是普通阿根廷人对他有好感的直接原因。多数人的加薪意味着少数人的收入明显减少, 而这里的少数人通常被称为社会上层:地主阶级、教会、资本家、名人和一些公务员。他们利用手中的媒体向庇隆发起进攻, 却被拥有军队支持和数百万赤膊男子支持的蓬勃发展的庇隆轻松击败。报纸被查封, 知名人士被捕入狱, 掌控国家命脉的地主阶级被彻底击溃, 教会的权力被暂时压制。所以在国外, 庇隆被称为独裁者和法西斯主义者, 但在国内, 他被认为是在促进社会正义, 因为有这样一个事实:大多数人的利益(暂时)得到保障, 人民看到了可靠的目标斗争。现在, 不得不说的是大名鼎鼎的庇隆夫人,

Eva (Evita) Duarte。在她成为第一夫人之前, 她的生活基本上是艰难的。
       她出身卑微, 做过舞台演员, 也拍过电影, 但一直不成功, 成绩平平。个人境遇不如人意, 让她痛恨当时的寡头政权, 尤其是政权统治下的社会秩序。或许是因为她作为女演员的经历, 加上她自己的长相, 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感染力。身材, 让她成功成为了光膀子男人的偶像。她性格强势, 语言煽动,

对旧寡头毫不妥协。
       她也是一个极端仇恨美国的民族主义者, 这在经济和外交上侵犯了阿根廷的权利。她的这些位置恰好是绝大多数光着膀子男人的位置, 然后他们以她为代言人, 称她为“我们的”并疯狂地支持她(她与生俱来的外表在这里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她的丈夫庇隆总统也火上浇油, 在外交上与美国针锋相对, 并以“经济独立”的口号果断赎回部分外资企业, 这无疑满足了大多数人的民族感情。阿根廷人, 曾因轴心国战败而受挫, 赢得了他们的青睐(想想现在的施罗德先生, 他对美国的批评是龙的行为也是如此)。持不同政见者的垮台和大多数阿根廷人的支持使庇隆政权空前稳定。他修改宪法, 实行一党制, 控制舆论, 镇压原地主, 增加福利, 一切都按他的计划进行, 但就在这时, 伊娃死了。 1952 年 7 月 26 日, 伊娃因癌症去世, 享年 33 岁。执政的伊娃的死无疑让庇隆非常痛苦,

但作为一个称职的政治家, 他的痛苦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之后他就开始利用伊娃的死大做文章。他把伊娃的死变成了一个传奇, 一个传奇因为伊娃的最后“阿根廷, 别为我哭泣”这句感人的演讲已经变得近乎完美。它最大程度地激发了光着膀子民众的同情, 使庇隆政权空前稳定。至此, 不再受伊娃影响的庇隆开始全面推行他的庇隆主义。
       首先, 在外交上, 他致力于为阿根廷赢得良好的国际环境。为了实现这一点,

他建议阿根廷应该采取“第三立场”, 介于集体主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这既不会完全冒犯任何一方, 也不会在国内激起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因为西方和东方都曾是轴心国的敌人)。在 Eva 还活着之前, 庇隆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不得不照顾妻子不可调和的反美情绪。现在与美国达成谅解的障碍已经消除, 庇隆可以尽最大努力与美国调情, 赢得他的好感。
       良好的感觉。只是我们的庇隆先生不太成功, 所谓的第三中立立场只是对机会主义的粉饰, 或变相的双边主义。他在朝鲜和希腊问题上的摇摆不定让华盛顿和莫斯科不值得信任, 预期的经济援助只交付了一部分, 迫使庇隆更多地考虑经济自力更生。一开始, 他的